澳门新葡亰平台官网

公共受益创投的欧洲和美洲经验

九月 21st, 2019  |  www.512.net

现代形式的公益创投兴起于美国的20世纪90年代中期,后来扩展到欧洲[1]。美国的慈善家们发现,尽管他们已经捐赠了上万亿美元给公益组织,然而,主要的社会问题却依然鲜有得到有效解决。随着传统基金会的捐赠方式的效率和效果日益受到质疑,一些基金会和慈善家开始探索新的、更加有效的公益资助方式,公益创投就是其中一种。

原创: 观照 丛善桥

“公益创投”一词由美国慈善家约翰·洛克菲勒三世于1969年在美国国会税收改革法案听证会上首次提出,旨在运用风险投资理念改进公益项目管理与评估模式。欧洲的投资主体更为多样,公益创投协会会员遍及各行业领域,包括公益风投基金、项目运作型社会组织、社会企业、银行、管理咨询公司、律师事务所、会计师事务所、行业协会、慈善顾问机构、出版社、政府机构和商学院等。二是为了提升资助对象掌控资金的能力,投资人还会提供管理、人力等专业技术支持,如投资人会参与战略规划制定和执行,甚至进入董事会参与日常经营管理,义务为资助对象提供管理咨询服务,或者为其寻找外部培训资源,着重培养资助对象组织运营能力和长期生存能力。

记者从滨海新区社会组织服务管理中心了解到,新区首批32个公益创投项目实施一年后全部结束,其社会效益开始显现。首批项目涉及社会救助、社会福利、居家养老、残疾人服务、社区事务等民计民生的方方面面。

日前,石景山区举办首届“爱公益·爱社区”公益创投大赛决赛,大赛面向全国社会组织进行项目征集,重在吸引公益组织和热心公益人士走进社区,创新性地解决社会问题。经过激烈角逐,共有14家社会组织的项目获奖,涵盖为老服务、环境保护、传统文化传播等多方面。

公益创投(Venture Philanthropy,
VP)是一种将经济领域中“风险投资”理念应用到公益领域,以“投资”思维全面支持社会组织的能力发展,提升其社会影响力的新型公益资助方式。公益创投到目前并没有一个明确的定义和模式,它只是一种公益资助理念的总称。

创投(venture capital
investment)在我国资本市场早已不是一个新的概念,现如今已有成熟的运作模式。国内较为著名的创投机构有红杉资本中国基金、IDG资本、深创投、晨兴资本等。

投资人;退出;兼顾;基金;提供;设立;评估;公益事业;欧洲;创新

黄手环“帮失智老人回家”

垃圾零废弃项目推出零废弃理念,社区居民将在专业公益团队的带领下,体验垃圾分类、酵素制作、蚯蚓箱、环保手工、堆肥等不同的环保事例,亲身实践创建垃圾零废弃社区。

我们认为,与传统公益资助方式相比:

通常意义上的创投指的是投资公司将资金投入创业企业,待企业发展壮大后再寻求退出,从中获得资本利得。

作者单位:民政部政策研究中心

“帮老人回家”项目专门针对新区的失智症老年人,通过为他们佩戴定位仪器——黄手环,在家属的手机里下载安装相应的APP与手环绑定,家属能随时看到老人的位置。

戏剧工作坊项目以儿童、青少年、老年人三类人群为主要对象,利用戏剧帮助解决心理健康问题。工作坊从今年七月起就在八角街道的三个社区开展尝试,服务对象在治疗师的协助下,通过语言、动作、舞蹈、音乐、木偶等形式解决困境儿童家庭亲子关系、青少年交往、老龄居民与家庭成员关系等。

※ 公益创投更加倾向于拥抱风险,鼓励社会组织探索解决社会问题的新方法;

这其中,财务回报是投资公司在项目选取过程中极为看重的因素,即使是以企业孵化为目标的政府引导基金,也会要求所投资本能够顺利退出或者是获得合理回报率。

“公益创投”一词由美国慈善家约翰·洛克菲勒三世于1969年在美国国会税收改革法案听证会上首次提出,旨在运用风险投资理念改进公益项目管理与评估模式。1984年,美国半岛社区基金会提出将硅谷的商业风险投资模式运用到慈善事业中,改变原来只向公益组织和项目提供无偿捐款的做法,通过一系列绩效评估,对公益产出实施严格测量。1997年,学者莱特、代尔和格罗斯曼在《哈佛商业评论》上发表题为《向创投借镜:基金会与创投公司的比较》的文章,正式开启了公益创投理论和实践探讨的先河。此后,公益创投在世界范围内得到广泛关注和运用。

实施该项目的新区鹤童老年服务中心负责人介绍,“帮老人回家”黄手环项目以塘沽街道办事处为依托,针对街道办事处30多个社区的200户失智症老人家庭进行评估,建立新区老年痴呆症患者信息库,进行大数据管理,免费发放了100台预防老人走失GPS定位黄手环,并对这些老人的家属进行了如何识别老年痴呆以及怎样照料等相关知识的普及讲座。据服务中心工作人员刘颖介绍,戴上黄手环只是防范老人走丢的最后一环,服务中心与社区居委会联合寻找失智症老人的过程,也是在帮社区更深入地关注老年痴呆这一群体。

据了解,优秀的获奖项目在与主办方签订合同后将获得一定的政府资助资金,在石景山区社区正式实施。


除了资金支持,公益创投更加倾向于陪伴式和参与式的资助,注重对受助机构进行能力建设;

那么,这样一个以获得资本利得为主要目标的模式,若与公益相遇,会擦出怎样的火花呢?

运营理念、

“幸福敲门”系列服务敲开群众心门


公益创投提倡系统性解决问题,不仅关注单个社会组织,着力促进行业发展和跨界合作;

下面就将介绍我们今天的主角——公益创投

主体与资助对象

由大沽街社区服务志愿者协会承办的“幸福上门”系列活动项目已经如火如荼地搞了一年。项目负责人曹振东告诉记者,项目雏形起于2013年的“给老人上门理发”服务,作为首批公益创投项目立项时已经发展成系列活动,内容包括:对困难人群提供清理油烟机、换纱窗、春节前保洁等“家政服务”;举办健康义诊讲座的卫生健康服务;党员对群众一帮一心灵慰藉等每月入户服务,还有最受群众喜爱的社会文化演出服务。

※ 受商业投资理念的影响,公益创投更加注重评估资助的效果,即有效公益。

图片 1

公益创投是以市场精神为核心、以公益组织为载体、以多主体合作为纽带、以社会效益最大化为目标的新型公益事业发展模式。欧美公益创投实践发展迅速,形成了一套筹资、投资和退出机制,在英国甚至发展成为支撑社会创新的重要手段。

“幸福敲门”系列项目不但送服务上门,还利用“文化轻骑队”服务吸引群众走出家门。大沽街社区文化站的260名参与者组成了12支队伍,以文化轻骑队的形式进行演出服务。轻骑队进学校、入社区、访部队,把小到群众身边的故事、邻里关系,大到各项方针政策,都通过原创节目搬到舞台上来,丰富了群众的文化生活。

图片 2

公益创投(Venture
Philanthropy)通常指政府、企业和成熟的社会组织为初创社会公益组织、公益项目以及公益人才提供资金、管理技术、制度建设等支持,最终培育出满足现实需求的社会公益组织、人才或项目。

欧美公益创投在运行理念上,注意兼顾社会价值和经济回报。美国的公益创投活动多秉持社会价值优先、兼顾财务回报的原则,使用的资金多为捐赠性质,利润不向投资人分配,继续用于公益事业。而超过50%的欧洲公益创投机构采用了担保或无担保贷款、夹层融资、准权益、类股权和债权等投资方式,并以利息、股息等方式向投资人分红。

孤独症筛查寻找“星星的孩子”

美国公益创投的主要特色

公益创投是由约翰·洛克菲勒三世(John D. Rockefeller 3rd)于 1969
年在美国税收改革法案听证会上首次提出,旨在应对当时经济不景气情形下,公益组织和公益项目应如何发展的问题,即如何确保捐赠款的效用,实现持久性的发展。

欧美公益创投主体均较为多元。美国的公益创投投资人主要包括私营企业和社会组织,其中社会组织又包含私营基金会、高等院校和行业协会等。欧洲的投资主体更为多样,公益创投协会会员遍及各行业领域,包括公益风投基金、项目运作型社会组织、社会企业、银行、管理咨询公司、律师事务所、会计师事务所、行业协会、慈善顾问机构、出版社、政府机构和商学院等。

新区翔宇孤独症康复中心承办的“孤独症筛查”项目是仅有的两个残疾人服务项目其中之一。项目工作人员李会老师告诉记者,去年一年来,康复中心走访了塘沽街、新河街、杭州道街等社区共计19所学校、幼儿园,寻找到近70名自闭症儿童,基本上每所幼儿园或学校都能发现2~3名自闭症孩子。李会告诉记者,通过“孤独症筛查”项目,康复中心还从国内外邀请了多位专家来讲座,心智障碍联盟姐妹校美国“心灵之春”自闭症康复机构的3位专家也来津为130位从事孤独症教育的老师和孤独症儿童家长培训。“孤独症筛查”项目结束后,康复中心申报的新项目“奔向星星的孩子”还将提供“到宅”服务,进入自闭症孩子的家庭,从细节处观察孩子在家的状态,为家长提供更有针对性地帮助。

美国的公益创投实践处于世界领先地位,为了更好的了解其先进经验和面临的挑战,我们阅读了大量相关文献和网络资料,最终聚焦了26家在公益创投和社会创新领域的代表机构,阅读其网站资料和相关报告,并对部分机构进行了实地走访。综合网络和实地调研资料,我们发现美国公益创投主要表现出四个方面的鲜明特色,本部分我们将结合具体案例向读者分享。

公益创投模式下,资助方(包括但不限于提供资金、技术、人才)向被资助方提供支持,在时机成熟后需求退出,并从中获得合理的回报,即将商业创投模式运用至公益领域。

在资助对象上,兼顾社会企业和组织。美国公益创投在资助对象选择上以运行稳定、趋于成熟的商业型社会企业和有潜力的社会组织为主,凸显规避风险、兼顾社会效益的取向。欧洲则以社会企业为主。投资人会对资助对象开展“尽职调查”,评估资助对象的能力和潜力,主要包括透明度、财务状况、现金流情况、所提供服务的质量、项目规模化发展的潜力、团队管理和执行能力、资助对象价值增值幅度和未来成长性等。一般只有2%—5%的申请者能够获得资助。

图片 3

拥抱社会投资风险,鼓励社会创新

按照服务对象和目的不同,公益创投可以分为以下几类:

“中国文化创意体验班”让很多来津外籍员工及家属快速融入中国。

美国公益创投一个非常明显的特色是,对风险更加开放和包容,以及对社会创新的大力支持。美国公益创投的兴起与互联网科技公司的发展密切相关,很多公益创投机构和社会创新机构大多集中在旧金山一代的湾区,他们深受硅谷创新文化的影响。我们实地访谈了其中一家最具代表性的社会创新组织——Code
for America。

  1. 社会组织培育模式

“文化创意体验”让老外乐在新区

图片 4

指的是对社区内的社会组织提供资金、技术、管理模式等支持,旨在提升社会组织自身能力水平,常见的如帮助社会组织进行品牌建设项目、为社会组织能力提升项目。

在公益创投项目中,开发区发达街华纳社区服务中心承办的
“中国文化创意体验班”是唯一一项针对外籍人士的项目。项目负责人韩金玉说,从2004年起,华纳涉外义工服务团就已经开始进行相关工作。“中国文化创意体验班”的开办让很多来津外籍员工及家属找到了快速融入中国的渠道。体验班以开办中国烹饪班为载体,每周四培训烹饪知识,每个月再加一次公益活动,主要去阳光家园、星佑宝贝自闭症康复中心、爱夕阳敬老院等机构去做义工。“每次参加活动都有100余人次。”韩金玉告诉记者,外籍人士通过这个项目不但学会做很多中国菜,还扩大了朋友圈,又找到了参加公益活动的平台。而且,教授烹饪知识的志愿者本人也是对外汉语教师,还能通过活动帮外籍人士学习汉语,所以这个中国文化体验班聚拢了不少人气。

Code for
America是硅谷一家创立于2009年的社会创新机构,其使命是推动政府利用前沿的信息技术,更好地为公民提供服务。CfA的主要工作之一,就是将硅谷开放创新和以人为本的高科技文化注入政府部门,协助政府利用更为有效的技术,改善自身的工作。除此之外,CfA还动员了数千名技术过硬的志愿者,基于开源社区GitHub,开发了各式各样的提供公共服务的实用程序,例如:标记和监测消火栓是否工作良好的在线地图,监测海啸警报器工作状态的平台,以及预测学生是否会提前辍学的应用,等等。通过这一系列的工作,CfA打造了一个政府和公民通过技术手段一起协同合作、解决社会问题的生态系统。截至2016年1月,CfA已经开展了四千三百多个项目,协助解决了近两万个问题,动员了四万多名志愿者。特别值得一提的是,CfA还孵化了不少中小企业,为政府提供了创新的服务解决方案,形成了又一个前沿的商业领域。

  1. 公益项目培育模式

CfA的模式可以说是开拓性的创新,而在问及如何评价工作成果和社会影响力的时候,CfA总监Mischa坦然说道:“很难衡量,我们很难说政府在提供公共服务方面的改善是因为我们的工作,所以前期投资我们的都是一些非常有理念的公益创投机构和慈善家。他们的企业甚至是自身的成长都得益于硅谷的发展,所以他们更能理解社区服务和环境的重要性,也更愿意将他们的财富反哺给社区,这是一个良性循环。”

指的是为公益创投项目本身提供资金、技术、管理模式等支持,确保单个项目能够落地与提升服务质量,常见的如婚姻家庭支持项目、基层和事佬能力提升项目、老年人照顾服务项目等。

可见,硅谷开放创新的文化,不仅对商业创新的回报风险非常包容,对社会创新的回报风险同样包容。这种氛围下的公益创投机构相比其它国家和地区的同类机构而言,更加愿意和能够去投资更具社会创新潜力的组织。

  1. 公益人才培育

成长式资助理念和参与式资助方式

指的是为公益组织中的人员提供专题培训或技术支持,旨在提升公益人才的综合素质,常见的如社会组织人才培育孵化项目。

在传统的慈善捐赠中,基金会或资助人与被资助机构之间的关系类似于一种“购买服务”的关系,资助方掌握资金如何使用的决定权,自认为掌握解决社会问题的方案,只需要找到机构去执行方案即可,这反应出资本在社会领域的“傲慢”。因此,在传统的资助理念下,公益资助多数是短期的项目制,更看重项目的完成情况而并不关注受助组织能力的可持续发展。公益创投的资助理念则是支持不同的社会创新者去探索和实践多种可能的路径,致力于帮助社会组织的能力得到有效提升,以不断提供更好的社会问题解决方案。公益创投运用参与式合作伙伴的模式支持受资助组织,除了资金支持,还会引入非财务的资源,如管理和人力等专业支持,它不是短期捐赠而是多年的“耐心资本”。

相比于传统创投,公益创投有以下特点:

我们在调研中发现SV2
是美国一家非常具有有活力的、践行参与式资助的公益创投机构。SV2包括超过200个合作伙伴共同致力于支持具有潜力的社会创新组织,涉及的领域包括教育、健康、环境保护和国际发展等。他们并不只是单纯的支持组织的项目,而是更多的投资组织的架构和运营发展,获得资助的组织不仅得到资金支持,还可以提升组织能力和扩大服务的规模。例如Reading
Partners最初只是东门洛帕克公园的一个草根辅导小组,但是SV2发现了该组织的巨大发展潜力,于是给予其一个三年的资助,并且一些SV2的合伙人加入Reading
Partners的理事会,帮助其制定和执行更具挑战的战略规划。今天,Reading
Partners已经是一个全国知名的课后辅导项目,在加州、华盛顿和纽约的60个项目点服务了超过3000名学生,并且最终获得了来自联邦政府社会创新基金(Federal
Social Innovation Fund)的700万美元资助。

图片 5

从SV2的案例中我们发现,公益创投机构不断发现一些具有潜力的解决社会问题和提供社会服务的创新模式,然后对这些模式提供组织化的、参与式的支持,资助方不再高高在上,而是和受资助组织一起成长,在提升组织能力的基础上,达到社会效益最大化。

这个时候,可能有小伙伴会问:公益领域也要获得回报,那岂不是违背公益的初衷?

支持行业创新者和基础设施建设

图片 6

除了强调对单个受助组织的能力建设,公益创投更加注重系统性的解决社会问题,即资助行业生态系统的形成和发展。举例来说,支持某个生产太阳能灯泡的企业,可以为数以千计偏远山区的孩子提供安全的照明设施,而促进太阳能灯泡行业的发展,则能够更大程度地扩大受益范围。

解答这个问题的关键,就是对“回报”这个概念进行澄清。

从行业发展的角度来看,任何一个行业都需要三种角色的组织:建设行业基础设施的组织、创新业务模式的组织、拓展市场的组织。商业投资人更倾向投资一些业务模式相对成熟、风险较低的企业,而往往在一个行业发展初期,建设行业基础设施和创新业务模式的风险较高,很难受到商业投资人的青睐。我们看到很多初创期的社会创新组织,往往为获得资本和资源而苦苦挣扎。

传统创投中的“回报”确实是以财务回报为主,但并非每个“回报”都以经济利益的形式体现。

与商业投资不同,公益创投并不强调财务回报,而更加注重长远的社会价值。我们看到美国一些公益创投机构发现了这一现实困境,他们愿意为初创的社会创新企业提供非常关键的种子资金,帮助初创企业获得启动资金,填补资本供给与需求之间的真空地带,也为商业资本的后期参与降低了投资风险。

如政府提供公益创投支持,想要获取的“回报”是培育社会组织来分担公共服务提供的压力;企业和社会组织提供公益创投支持,想要获取的“回报”是履行社会责任,获得社会影响力。

国际校园之桥(Bridge International
Academies)是一个旨在为肯尼亚贫困学生提供低价格、高质量教育服务的创新机构。他们使用“校园盒子”这一模式,通过把高质量的教学内容标准化,使其易于复制和传播,为很多教育资源不足的贫困地区提供服务。这是一种非常创新的业务模式,创设之初整个行业的市场风险很高,投资的经济回报不明显,而Omidyar
Network等投资人具有公益创投的理念,更多的是关注其公益目的和其对未来整个行业发展的创新价值,并不期望该模式能够在短期内有较高的利润回报。正是由于这样公益性的支持,国际校园之桥在发展初期获得了非常关键的资金和资源,而几年之后,BIA将其模式复制到了82个学校,市场风险也被极大地降低,其经济效益逐渐吸引了很多社会影响力投资人和主流商业投资的加入。可以说,公益创投是激发和推动社会创新的重要力量。

国外公益创投已经形成较为成熟的运行模式:

公益创投机构既投资营利性企业也投资非营利组织,他们并不区分组织的性质,而是更加看重组织潜在的创新能力,规模效应和可持续发展的能力。正是对这些创新型社会组织的支持,公益创投弥合了营利与非营利的边界,支持一些早期缺乏资本的社会创新机构,待其发展壮大和营利明显之后再由更多商业资本接盘。公益创投为推动和建立行业生态体系、产生更大的社会价值,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1. 创投周期一般为3-5年;

  2. 参与程度高,与被创投对象联系紧密;

  3. 一般以公益组织培育为主,强调公益组织可持续发展能力;

  4. 资金来源以私人或基金为主;

  5. 公益创投中更关注的是社会影响力提升。

促进有效公益的研究和实践

就我国而言,2006年在香港成立具有公益创投性质的社会组织—新公益伙伴(Non-Profit
Partners)和上海浦东非营利组织发展中心的建立是我国公益创投发展的起点。

正如前文所述,公益创投的兴起是基于对公益资助的效率和效果的不断反思和质疑。因此,公益创投这一理念对美国整个非营利领域的绩效评估产生了巨大的影响。虽然我们前文提到硅谷的创新文化拥抱风险,即使社会绩效和社会影响难以衡量,公益创投机构也愿意支持具有创新潜力的组织,但这与“有效公益”的理念并不冲突。虽然难以测量,但是公益创投机构努力推动更加准确的评估社会影响和社会回报,也因此催生了大批科研机构和评估咨询组织。

2007年,浙江南都集团设立南都基金会,其“新民工计划”通过公益创投的模式对运营困难的农民工子弟学校提供支持。同年,联想集团也启动公益创投计划,为中小型社会组织提供协助。

如何定义和测量社会价值?为了回答这一问题,一些国际领先的高校和科研机构,例如杜克大学、哈佛大学、MIT、牛津、斯坦福和沃顿等做了大量相关研究。一些研究如何提升社会企业绩效的非营利组织纷纷成立,例如Growth
Philanthropy Network 和The Nonprofit Finance
Fund,同时大量的评估和绩效测量类的研究机构例如MDRC和Mathematica Policy
Research也不断扩大他们的运营规模。

在这之后,上海、广州、南京、杭州等地也逐渐加大对公益创投的实践摸索,形成具有各地特色的公益创投发展模式。

随着捐赠人、基金会越来越注重基于组织的社会成果进行资助和捐赠,一大批旨在帮助非营利组织提升专业性和组织绩效的咨询组织也应运而生。例如The
Bridgespan
Group,就是一家关注如何提升资助人和非营利组织绩效的公益咨询机构。该机构成立于1999年,创始人为哈佛商学院的教授Jeff
Bradach和贝恩咨询的前首席执行官Tom
Tierney。其它类似的非营利咨询机构也在同一时期竞相成立,如:Center for
Effective Philanthropy和Foundation Strategy
Group等。甚至一些大型的商业咨询公司,也开始为非营利组织提供一些特定的咨询服务,例如波士顿咨询、贝恩咨询和麦肯锡等(Grossman,
Appleby, & Reimers, 2013)。

我国公益创投的发展具有浓厚的本土特色,主要体现在以下方面:

对中国的启发和借鉴

  1. 项目周期性较短,通常为1年;

  2. 资金来源为政府财政资金和彩票公益金为主;

  3. 绝大部分为公益项目培育,社会组织培育和公益人才培育较少;

  4. 以可量化产出为评估主要指标。

当然也有学者和基金会人员对公益创投提出质疑:

图片 7


认为该方式可能会导致资助人过于追逐“商业模式”而忽视对无付费能力的弱势群体的服务;

最后,谈一谈公益创投模式对社会的现实意义:

※ “竞争投资”可能会威胁组织之间的合作关系和网络;

  1. 有利于加快社会组织的培育

※ 过于强调服务而忽视公益组织的社会倡导功能,不利于公民社会的发展;

社会组织的一个重要功能是为居民提供公共服务,从而分担政府的公共给付压力。现阶段我国社会组织数量急剧上升,但社会组织自身能力却参差不齐,无法满足政府和社会的需求。

※ 导致组织理事会构成更追逐资本而忽视了社区成员等。

通过公益创投的形式,能够在短时间内较好地提升社会组织的能力,实现满足社会现实需要的目标。

尽管面临这些质疑,公益创投过去十几年仍然在美国迅速发展,并对整个公益慈善领域带来较大冲击。

  1. 有利于促使公益领域统一标准形成

中国公益领域近几年也开始引入这一概念,一些地方政府、基金会、投资人也开始践行这一理念。我们在学习和借鉴美国公益创投经验的同时,需要结合本土公益实践和社会环境,才能有效促进本土的社会组织发展,推动社会创新。

公益创投所带来的不仅是资金、技术、人才等支持,同时也是公益领域行业统一标准形成的助推器。仅就目前而言,尚未有统一评价体系去对公益捐赠的效果进行评估,评价体系主观性较大,所带来的弊端是投入与产出的不匹配。

首先,中国公益创投应该更加注重对社会组织能力的建设。

采用公益创投模式,加强投后管理与完善评价机制,有助于公益领域权威性评价标准的形成,促使每份投入能有满意的产出。

相对于美国成熟和发达的非营利部门,中国社会组织的数量有限,能力也普遍不足。因此,在中国应用公益创投更需要关注对草根社会组织的支持和培育力度。对于一些初创组织不适宜进行刻板、严苛的绩效评估,而应鼓励其创新,耐心培育组织能力。基于社区的“微创投”不失为一种很好的激发社区社会组织活力的方式。

将公益与创投相结合,以新的方式去践行公益,能够促使资助方与受资助方之间形成长期稳定、深入交流的合作伙伴关系,确保受资助方更快地成长,最终有效满足社会需要,实现两者之间的共赢!

其次,要充分发挥公益创投在推动社会创新和社会前沿领域中的重要作用。

丛善桥平台是浙江省爱心事业基金会联合浙江省慈善联合总会、正泰公益基金会共同发起的公益平台。是一个以爱心账户为依托的公益众筹网络平台。

因业务模式的不确定性较高,社会创新和前沿领域的工作并不受商业资本青睐,但这些工作对新的行业生态的形成至关重要。CfA和BIA的案例生动地说明了这一点。在中国,也已经开始出现一些与CfA类似的创新机构,例如:社会企业Intetix旨在通过利用数据科学改善生活和社会环境,但这样的创新型组织的发展仍步履维艰。

再次,中国的政府、基金会等资助机构自身需要转变资助理念,提升资助能力。

当前我国政府和基金会对社会组织的资助,倾向于短期的项目支持或购买服务,且资助方与受资助的社会组织之间的关系不够平等。如果采用公益创投的理念,资助机构应当为社会组织提供更加长期的资助,与受资助组织建立合作伙伴关系而不是“伙计”关系,能够为社会组织提供除资金外的其它资源,这也对资助机构的能力提出了较高要求。

最后,要平衡“公益绩效”和“公益创新”。

随着“有效公益”的理念不断传播,基金会和政府也开始注重评估公益资助的“绩效”,然而很多评估主要还是基于服务数量和资金规模,这可能会导致社会组织盲目追求规模而忽视了真正的服务质量和创新。因此,国内研究和评估咨询机构在评价资助效果时,需要平衡“有效公益”和“创新公益”,让公益创投的理念更有包容性。

标签:,

Your Comments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